5%的利润率能否过得下去?

work,life

Posted by elmagnifico on August 13, 2020

Foreword

这是一篇杂谈,想到什么就写到什么,文不对题?那就是我。

5%利润率

之前雷军有说过小米硬件只有5%的利润率,相当于说其硬件部分只多了5%的价格,而其剩余部分的价格自然是品牌溢价和其他软件服务等带来的利润。

image-20200808172436609

再结合一下当前的社会情况,每个人都成为了资本剥削中的一环,目前来看资本主义整体趋势依然是不断的进步,生产力必须不断提高,从而剥削或者获得更多的利益。但是当生产力某种程度上进入一个瓶颈或者说在这个领域没有进一步提高的时候,他就会被主流资本家抛弃。资本家本质上是逐利的,那么企业为了满足资本的要求,不断提高营收,提高利润率,伪造也好,幻想也好,总是要给其投资者、员工画饼,进而不断地在一个产品上挖掘新的收费思路。或者说不断从这一款产品中榨取剩余价值,而当无利润可榨取的时候或者说利润收窄的时候,这个产品就走向末路,最终消失在日新月异的社会中,被另一个利润更高的产品取代。

举个例子,当年360搜索出来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天下苦百度久矣的感觉,总算有了另一个选择,然而不久之后,360搜索就变成了另一个百度。QQ,当年没有竞争对手时,多么嚣张,多少消费点,如今呢,腾讯最新的财报中QQ月活同比下降。对比相对克制的微信,有一天QQ会消失吗?现如今的58同城,可以看到里面有多少虚假信息,58应该是目前最接近灭亡的APP了,所有能恶心人的地方他都恶心你一下,bug多到数不清,感觉就好像其背后只有一个大学生在运维,相对比而言,其实58中的提供的生活服务,完全可以重新做一套类似的,但是非常克制的APP,绝对可以赢得绝大多数的58用户,甚至更多人。

那么做一个假设,如果我生产的或制作的软件,不以营利为目的,我能否跳出这个循环?

免费与收费软件

平常都说免费的其实是最贵的,不知从何时开始,免费成为了一个畅销软件产品必须具备的素质,而其营收手段则是通过其附加功能来实现,而就是这些不加克制的附加功能让使用者体验下降。

首先,微信也好qq也好,他们本身是免费的,但是无论你怎么免费,也挡不住软件本身要实现的功能,就需要第三方的基础服务支持,而这些费用本身就不低,所以免费软件为了维持自身运营,就无法避免得需要去加入可以创造营收的手段,所以他们是假免费。

还有一种免费软件,平常我们都称之为学习使用,也就是使用了以后其消耗的是使用者本身的资源,风险是转嫁给了使用者,虽然他们是免费的,但是无形中其实剥夺的是原本作者的利益,所以还是收费的,只是不是你交的而已。

最后还有一种真免费软件,但往往他们功能并不完备,小众,维护也不及时,仅仅是作者一时需要而制作的软件,只是为了解决自己当前的问题而创造的,他们是真的不以营利为目的开发的,也不存在任何有可能付费的附加功能,这样的软件也有很多,也有类似的工具箱,专门整合此类的软件,简单说这种软件就是用爱发电。

收费软件,这里指直接收费软件,而不是前两种免费变相收费的软件,不能说多数收费软件的体验就是好的,但是相对而言没有那么多坑人的地方。

真免费软件从用户侧来说当然是好,都是白嫖,何乐而不为呢。但是对于作者来说,这样的免费软件不能带来实质的收益,没有维持下去的动力。有一个类似的东西,就是开源软件,但是国内基本玩不起来,多数开源没有多久就会被人重新再包装,然后利用信息不对等进行二次售卖(即使开源协议不允许),最后造成作者被二次包装的包装贩,再次雇佣,成为资本的奴隶。又或者是在开源中夹带私货,反正使用者都是小白,他们能知道什么呢?(比如某些第三方编译出来的代理软件,将你自己填入的代理信息直接窃走作为自己的机场节点使用)

不以营利为目的

无论收费也好,免费也好,最终都抵不过资本的入侵,那么如果我选择收费,并且不允许更多的资本注入,或者说让用户本身成为资本的一部分是否有可能创造出另一片天地呢?这种模式不是不盈利,而是不以营利为目的。

具体方案如下:

  • 首先软件本身,不开源(暂且不考虑被破解盗版等因素)
  • 软件的生产维护费用,由明确的工时来评估,也就是成本可估计。
  • 所有用户成为软件本身的持有者或者叫参股者,所有功能依照用户的评级进行开发,向着用户的需求方向发展
  • 如果没有新的需求,软件不再增加附加功能,仅仅保持基本的维护费用。

其他附加条件

  • 软件本身功能可以轻易增减,可以做到非常细致的功能权限管理
  • 生产者作为一个用户计数
  • 生产者创造价值的速度不超过用户对于成本的容忍
  • 生产者的源码对用户有限开源,第三方掌握源码解密密钥,但不拥有源码

上面说的还比较笼统,具体来举个例子

例子

我生产一个软件A,其功能目前有1,2,3,并且3个功能可以互相独立,软件A可以拥有任意其一的功能.

生产软件A,一共消耗工时为100小时,我每小时薪资为100元,那么此时软件生产成本就是10000。

此时我有了第一个用户,User1,此时他需要付费购买我的软件A,那么此时他需要付费为10000/2=5000元,无论何时生产者都视作一个用户计数

2天后,我有了第二个用户,User2,此时User2只需要付费10000/3=3333.3元,即可拥有此软件,但是对于此时的User1来说,他付出了更多的钱,所以这里应该退还User1,1666.7元。

同理,更多的用户,带来的就是每个用户获取软件的费用下降了,这样让用户得到了实惠,同时开发者得到了应有的收益。

以上面为基础,一周后,我对软件A增加了一个功能,4,消耗工时,20小时,此时成本增加2000。对应User1和User2理应付费各4000元,那么此时User1和User2需要补交666.6元。

两周后,我继续增加了一个功能,5,消耗工时10小时,此时成本增加1000,但是此时User1表示我不需要5,那么此时新增成本由User2和作者来承担,也就是User2需要补交500,User1无需补交。

那么这里只需要保证生产者创造价值的速度不超过用户增加的速率或者说用户的容忍度,那么就可以达到了一个付出即有稳定回报的稳态之中。

5%利润

以上只是将真实成本均摊给了用户,而作者得到的只是实际的付出,为了鼓励作者生产,将成本虚增5%作为作者的额外收益

中途退出

此软件是买断制的,但是只能单方面退出,如果用户User1此时退出,那么日后的更新完全不计算User1,但是涉及到1,2,3功能计算时,User1作为一个计数存在,而在计算其他的时候不考虑他的计数.

那么User1是否能够得到退费呢?不能,因为他单方面退出了,相当于当初多交的钱就是送给作者了,而其他用户依然可以享受到由于他这个计数值带来的优惠,所以简单说来说就是不推荐退出,因为一旦付费之后,只要你没有更进一步的需求,其真实付费永远是单调递减的,可以获得退费的,所以理论上不应该有中途退出才对,只是不参与功能更新而已。

那么用户如何知道具体的生产成本呢?

这里需要财务透明,接近绝对的财务透明,更好的方法可能是有一个第三方进行财务监管。

如果作者,强行开发某个巨型功能或者说是一个所有人都用不上的功能,通过划水来虚报工时如何解决?

每个开发周期或者每个功能开发前,用户可以与作者协商达成一个多少工时完成某个功能的约定,如果未完成那么成本不会增加,直到这个功能得到多数用户的认可。(这是一个双向平衡机制,作者完不成得不到新收益,用户得不到新功能,不会再进一步付费,你可能说这会死锁,那是操作系统,人是不会的,总会达成一个折中的结果)。或者说最差的情况下,作者与用户无法协调,作者停止更新,没有新功能继续开发,而新用户可以进入,总体用户成本还是降低的,那么双方都及时止损,但是软件本身是依然被正常维护的,已有用户是可以正常使用的。

有一个用来沟通或者协调作者的机制,对软件需求的一个投票,每个周期只优先解决最高票或者最紧急的任务

用户有权投反对票,强行停止某一功能开发,作者也可以一票否决某功能的开发(未开发前,比如作者做不到或者有其他限制条件无法工作)

与众筹有什么不同?

首先,众筹是先付费,后享受,虽然付费是先给了第三方机构,众筹成功之后,才会转交到作者手中,但是这依然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用户对于众筹跑路或者众筹的结果没有任何办法,跑路了就跑路了,发个名不副实的东西,你也只能自认倒霉.众筹的主要问题就是不对结果负责.

但是这里是先有部分结果,先享受后付费的,付费即是表示对当前的认可,不存在再对当前的结果进行争议的情况。产品再进一步,用户再进一步付费也是针对新的功能认可下的付费,所以基本就不存在付费跑路一事了。

类似的众筹问题层出不穷,基本都是饼画的很大,最后白嫖跑路。

Mou事件,其作者在收了钱以后跑路,就是典型的先付费后享受造成的问题,所有参与的人的钱某种程度上都打了水漂

https://sspai.com/post/33494

遗留问题

开始阶段,由于没有用户,初次使用费太高怎么办?

感觉需要作者对于软件有一个预估,大概用户量有多少,然后用当前成本/估计用户量,作为初次使用费,这样的话大部分用户初次可以以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选择付费,而不是因为高昂的价格直接吓退,进而恶性循环。

当然如果生产成本本身非常高,同样建议初次使用费应该高于估计均摊成本,由于这样的一个均摊概念不是人人都理解,所以需要普及,一但普及以后对于初次付费较高的情况,应该多数人都能有一个接受的额度或者说能接收较高的初次付费。

而如果用户少于预估,那么作者也可以及时停止开发,及时止损。

退费,手续费问题

这个比较麻烦,以目前国内外来说,只要使用支付手段,那么必然会带来付费的手续费,似乎无法避免

第三方的监管

第三方的监管,肯定也是要支付i费用的,相当于是一个平台监管费,低于多少量级时,这里是不收费的

作者停止维护

如果是不需要维护,而作者停止开发,对于用户来说是不亏的,所以问题不大。但是如果本身功能虽然不开发了,但是需要长期维护,而作者放弃了维护,那么此时用户还想继续用,怎么办?这里就需要说到,还是第三方的问题,最好是在这种模式下,作者的开发是基于第三方平台的,也就是所有给出来的功能接口,都是类似如下的:

作者---开发功能---第三方平台---交付---用户

那么当作者停止维护时,第三方有权将API交付给新作者进行开发,作者的源码是对用户是开源的

其他问题

外包

  • 既然作者都自己做了,而且还对第三方开源,那作者自己实现功能去卖不是更好吗?而且还能赚的更多,还不需要第三方,想怎么定价就怎么定价,想维护就维护,不好吗?

对于作者来说是好的,但是对于用户来说,那就不是好的了,如果同时有作者本人维护和通过第三方开源维护,自然是第三方的更长久稳定,而且价格也更加低啊。

  • 这种生产模式,是不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社会是指在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和广大共识范围,人们科学文化水平和思想觉悟,道德水平极大提高的基础上,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原则的劳动者有序自由联合的社会经济形态。

如果没有第三方监管,那基本就是了。

  • 第三方做大做强以后,反向要挟作者或者用户,怎么办?

首先这里还要再提一下这个开源的方式,作者本身拥有所有源码,也就是生产资料。第三方并不拥有,也不能查看,第三方只能提供接口API而已,但是他拥有资料的加密密钥,生产者对第三方的开源是有限开源,所有用户作为生产资料的共同股东,那么每个用户,拥有部分源码,但是是加密后的。

当有70%的用户联合起来,就可以要求第三方提供密钥,获得完整源码。

第三方

第三方主要完成成本监管,透明财务,源码监管,用户与作者服务,API维护,用户拓展这些事务,相当于完成了这些建立起来一个足够大的平台,有足够的用户,并且持续吸引作者加入,可以认为这个第三方平台就成为了一个提供公共软件服务的一个场所。

有一点点像是一个外包平台,给作者和用户一个沟通平台,但是比平常的外包平台更加严格的,有明确的监管体系,无论是用户还是作者不存在跑路或者达不到预期的问题。

Summary

总的来说这里应该是用一个三方博弈互相制约,不过第三方比较弱,主要是作者与用户之间的博弈。

有一点,这种不以营利为目的的模式他会对其他模式造成的冲击是什么?

是否有可能当有一天,这种模式发展的比较大了,他可以取代目前所有的以营利为目的的模式呢?

或者还有什么弊端是我现在没有考虑到的?